手作浓情(二)‧百家被满载祝福‧锺晓慧缝出亮眼风景

手作浓情(二)‧百家被满载祝福‧锺晓慧缝出亮眼风景早年,几乎家家户户都可看到百家被的蹤影,随着时代的进步,百家被渐被工厂划一生产的被单所取代,而百家被也因此逐渐成了许多人记忆匣子里的一抹鲜艳色彩,偶尔在脑海里闪现。百家被又称为百衲被,过去曾是华人家庭的传统用品,而坊间更一度流传“缝百家被,穿百家衣”的词句,显见百家被曾盛行一时。据说,早年的家庭在孩子出世后,父母会向亲朋好友收集碎布料,再把这些从百户家庭收集而来的碎布缝製成被子,在孩子满100天时送给他,寓意孩子接纳百家祝福,保佑孩子平安成长。这项习俗,也曾在来自霹雳实兆远的锺晓慧的老家和家乡上演,而当她离乡背井外出打天下时,百家被成了慰藉她乡愁的宝物,过后更成就了她的事业,让她和百家被就此结下一世情缘。锺晓慧在很小的时候就拥有一张由外婆亲手缝製的被单,对她来说,那不仅仅是睡觉时用来保暖的工具,同时也是她离乡背井时,用来略解乡愁的宝物――百家被。“在我们家乡,百家被通常是由外婆缝製送给外孙的礼物,我的妈妈和外婆也不例外,她们也都各自缝了百家被送给外孙。”她说,由于她从小就使用百家被,所以她过去一直不觉得百家被有何特别之处,直到她13岁在学校寄宿后,才发现从家乡带到学校的被单与其他室友的大不相同。过后,每当她想家或思念家人时,她就会抱着百家被,而百家被也因此成了她泣诉思乡情的对象。“当时,我对百家被的依赖,渐渐转换成一种情意结。”2010年的某一天,当时在传媒界工作的她因对工作产生厌倦感,而觉得不知何去何从。“我不想再继续从事传媒工作,但又不知道可以做甚幺。刚好某天我在吉隆坡中央艺术坊看到了一张百家被,剎那间,我灵光一闪,那正是我要做的东西。”虽然她并没有任何实质的规划,但向来忠于自己的她仍鼓起勇气提交辞呈。接下来的半年,她全情投入学习缝製百家被,同时也学习网络交易的方法。虽然当时她的母亲并不赞同她辞职,并以“做这个东西找不到吃”来回应她,惟最终妈妈还是以行动支持她,还“贡献”了过去缝製的三四十张百家被,好让她可在自设的网店推出充足的“货品”,供民众选购。塑造自家风格“当时的我完全没有缝纫经验,一切从零开始。身边的朋友、妈妈、外婆,也就成了我的老师。”她先学习手缝法,约一年后,丈夫送了她一台针车,以示鼓励,而她也从这个时候开始学习以针车缝纫的技巧。此外,坊间常见的百家被式样多数很简单,但锺晓慧倾注心血所缝製的百家被却呈现出异于坊间作品的风格。她披露,虽然她也以一般人常用的方块布料来拼缝百家被,但她偶尔也会使用六角形布块来缝製精美的图案,如可爱的猫头鹰、鸭子等,让百家被同时兼具保暖和装饰的功效。一年多前,她和好朋友李静婷在吉隆坡市中心经营一家推广手作和住家菜的咖啡馆,她即在店里挂上一张由外婆缝製,具有逾50年历史的百家被。在她和好友经营的咖啡馆里,也到处可见以拼布缝製而成的装饰品,为原本属于老建筑的店面注入活力之余,也让上门的食客感觉有如回到老家,可说是一举两得。从辞职到开店,她也心怀感恩地说,父母没有说出口的爱,也是支持她继续走下去的最大动力。“我以前个性叛逆,和妈妈相处得不融洽,每次和妈妈谈话,最终总是吵架收场。但随着我投入缝製百家被的行业,我们的关係开始改善。”进口上好布料缝出高品质坊间妇女过去多是以碎布缝成百家被,但想要赋予百家被新生命的锺晓慧,却坚持使用日本或美国生产的上好布料来缝製百家被,所以,她所缝製的百家被售价也比较高昂。由于布料的品质佳,所以,这百家被摸起来非常舒服柔软。“在接订单时,我们都会先了解需要,客户也可以指定百家被的设计样式。”除了接订,她也积极参与慈善活动和开班授课。她在学会缝製百家被约一年多后,便开始授徒,希望能把百家被这古老技艺推广出去。询及百家被的用途时,她如数家珍地说,布料的拼接法不只可用来缝製百家被,同时也可用来缝製围裙、枕头套、针包、肚兜、杯垫等。冀有朝一日开设主题民宿缝製每张百家被所需的时间长短不一,除了得胥视被子的大小,也得看缝製者的手艺和专注程度。锺晓慧说,若能长时间专心缝製百家被,无论是以手或针车缝製,都能够迅速完工。“当然,手缝方式必定会使用较长的时间。”虽然她曾缝製了多张百家被,但至今还没有令她深感满意的。“一旦最满意的作品出现了,那可能就不会再进步了。”对于百家被,她还有一个梦想,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开一间以百家被为主题的民宿,民宿里的被子都是百家被,就犹如她目前经营的咖啡馆一样,让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网友结成合伙人共营网店网络世界的发达,提供了人与人之间连结的管道。锺晓慧因为百家被而在网上结交了一群志趣相投的朋友,于是,他们一同经营百家被网店。虽然她和这群朋友一起共事已有一段时日,但他们之间有者甚至不曾碰面。再者,这群“合伙人”也散居在东西马各地,虽然如此,现实中的距离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合作和情谊。他们平日不但毫无保留的分享手作心得,同时也彼此信任及合作无间。“我们这群人都爱缝製百家被,且不吝花时间讨论和研究不同的花样。”为孩子缝製专属百家被锺晓慧认为,缝製百家被也可以成为一项令人愉悦的亲子活动。“不懂针线活的孩子可以帮忙剪布,而妈妈则负责缝製的工作,母子或母女合作的画面是很温馨的。“又或者,妈妈为孩子缝製一张专属于他的百家被,把对孩子的爱都缝进被子里,让孩子可以带着母爱到处去。”为让百家被走入更多寻常百姓家,以便这项传统文化可以承传下去,锺晓慧也积极展开推广工作。于是,她在经营咖啡馆的同时,也开班授课,广传此技艺。专心一致可疗癒负面情绪在人生陷入低潮期时,锺晓慧踏上了手作之路,而当时的她也没有料到,这项手作技艺过后不但成了她的事业,同时也疗癒了她。她开始学习这手缝技艺时,每一针每一线都必须专注才能完工,在这期间,若稍微走神,利针便会扎进手指头,甚至因此而血染百家被,所以,缝製百家被的工作可说是少一点专注力都不行。“当你专注于做一件事情时,它便可以起着疗癒的作用,间接地把内心的负面情绪带走。”此外,手作百家被,也唤醒了她早已生活麻木了的感觉,如她和父母的关係改善,让她感觉有如局部重生。注满心意用钱也买不到手作,卖的不只是手工,它是一种对待生活的态度。手作的东西显得独特可贵,是因为它带着製作人的情意和心意。锺晓慧坦言,手作确实难以让人大富大贵,但它却能让人从中找到连金钱也买不到的快乐。“无论是用手或针车缝製百家被都各有乐趣,因为两者的方式都有它的优势。”在这之前,她曾花了两个月的时间,以六角形拼布拼出一对新人的图样,送给当时即将结婚的哥哥,而这张诚意满满的百家被也成了她的代表作之一。/副刊‧报道:何欣瑜‧2015.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