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称离岸风机产业链「无可避免的」将会于建置本地生产

奇异称离岸风机产业链「无可避免的」将会于建置本地生产

综合工业大厂奇异近来积极行销其最大型 12 百万瓦(megawatt)离岸风机 Haliade-X,发表得到丹麦风能巨擘沃旭(Ørsted)等订单,近月来总共取得将近 5 吉瓦(gigawatt)订单,既然订单到手,那幺接下来产业界感兴趣的问题就是:要在哪生产呢?

适逢美国总统川普积极推动美国本土製造复兴,奇异可再生能源部门北美离岸风能主管德瑞克‧史迪威(Derek Stilwell)发表了川普显然会很乐意听到的宣言:「我想最后无可避免的要在(美国)本地做点东西。」此话一出,惊动了奇异总部,连忙派出发言人,澄清史迪威所言指的是整个大範围的离岸风能产业链,是说产业链上下游必然会有部分环节回到美国製造生产,不必然是指奇异本身。

虽然奇异发言人为了避免公司做出太大承诺,把史迪威的发言做较为保守的解释,但是其实史迪威的发言,最终实行的机会相当浓厚,其根本原因在于离岸风能产业的特性。离岸风机的规模往往比陆上风机更大得多,尤其是如今新型离岸风机的组件体积与重量都相当惊人,以奇异 Haliade-X 而言,机舱就重达 600 吨,人员站在机舱旁有如蚂蚁。随着离岸风机往越来越高大的方向发展,零组件也将更大更重,使得运送成为一大问题,既困难、麻烦、耗时,风险又大,最终会让风机在离岸风能计画所在的当地生产,比起海外生产再跨海运到当地来得划算。

美国离岸风能市场正要急起直追

美国离岸风能的发展远远落后欧洲,但如今风水轮流转,当欧洲离岸风能因为风场建设逐渐饱和而进入平原期,美国市场却正要急起直追,在可见的未来有 25 吉瓦规模的计画正要进行,之后还可能加速发展,这使得美国市场成为离岸风能产业的兵家必争之地,更因离岸风能的本地製造特性,美国的计画,最好上游零组件与组装都在美国进行,节省运送过程的麻烦、成本与风险,因此,的确如史迪威所言,离岸风能产业势必会要在美国建立产能。

奇异虽然身为美国代表性企业,不过其离岸风能事业,是自 2015 年分拆购併法国工业之花阿尔斯通(Alstom)的购併案中取得,因此主要工厂位于法国,另一方面,因应中国积极发展离岸风能,在离岸风能产业的本地生产特性效应下,2019 年 7 月宣布决定在广东建厂,预定 2021 年上线启用。

增加新产能,才能供应市场所需

奇异在离岸风能领域是后进者,可说在阿尔斯通购併案以后才加入,因此在安装量与订单数量上,都远远落后主要竞争对手西门子歌美萨(Siemens Gamesa)与三菱重工维斯塔斯(MHI Vestas)。史迪威表示,以现有产能,在短期内,奇异还能够供给市场需求,不过随着欧洲市场、亚洲市场、美国市场的需求都在增加,最终奇异势必要增加新产能,才能供应市场所需。而奇异将在哪里设厂,决策的主要因素将是「由订单驱动」。

在美国市场,其他风机大厂也都有斩获,葡萄园风能(Vineyard Wind)于麻州的 800 百万瓦离岸风能计画,採用三菱重工维斯塔斯的离岸风机;沃旭预定供电给纽约、罗德岛州、康乃狄格州的三个计画,总计 1.7 吉瓦容量,採用西门子歌美萨风机。无论奇异是否终会在美国新增产能,可以肯定的是离岸风能产业链在本地市场驱动下,必定会在美国新增或扩大产能。

事实上,沃旭就因为取得纽泽西州 1.1 吉瓦的「海洋之风」(Ocean Wind)风能计画,因而协助离岸风塔基础厂商德厂 EEW 在纽泽西州建厂。

生产最终必定是会本地化

台湾离岸风能发展第一阶段採用遴选制,设定要求供应链本地化,以推动台湾相关上游产业发展,因而发生趸购电价高达每度电 5.82 元,远高于第二阶段的竞标制价格,舆论哗然,并产生诸多争议,不仅遭在野党立委质疑是否有「庆富案翻版」图利嫌疑,更因相关本地化措施谈不拢,成为进度停摆原因之一。

从奇异「失言」的案例可知,离岸风能产业的特性是生产最终必定是会本地化,终究巨大零组件需要在本地生产,不论是外商在本地设厂、外商协助供应链在本地设厂,或是外商在本地採购,总之都是会提供台湾人就业与学习机会。以台湾技术人员人事成本仍然远低于欧美的基本结构,以及在製造上降低成本的专长,最后外商本身势必是逐渐训练台湾人才替换外籍主管,而供应链也必然将由外商在台生产逐步改为直接向台厂採购。

也就是说,发展离岸风能产业特性最终自然会达成本地化,不需特意为了本地化自找麻烦,第一阶段的本地化迷思导致趸购电价等争议使得我国离岸风能发展进度受阻,实在是不了解产业特性导致庸人自扰的结果。期望第一阶段的混乱过去后,第二阶段以后的纯粹竞标,没有这些无谓争议,能够顺利进行,为台湾带来更多自有绿能,并终将推动上游产业链的发展。